臉紅小編說:

好久不見的 women’s talk,想聊聊女孩 J 出軌的故事。J 是我身邊許多女孩的縮影,她的故事有點尖銳,但足以弄痛你的,便是我們共同有過的身體感官經歷。(推薦閱讀:Women’s talk 女孩的情慾對話室

「妳不覺得,『慾望』兩個字是句髒話嗎?」

J 坐在咖啡廳對面位置,長長的睫毛輕輕垂落,輕輕地說著但語中帶刺。

「就算我們好像都可以聊性,聊同居、約炮、女女、男男??各種性關係,你覺得社會已經很開放很自由,但其實人很難很自然、不帶羞恥的談自己的慾望。」對 J 來說,人們很偽善;可能因為害怕被社會唾棄而口沫橫飛的倡議情慾自由,但其實心裡固守著某種不可動搖的道德秩序。

「好像只要跨過那條線就會死喔??」J 總是這樣,很孩子氣,個性裡有個很尖銳的地方;我常常會想著要好好地幫她把那抹尖銳收掩起來。

因為想保護她的緣故。雖然她其實只會刺傷自己。

事情要從一年多前聊起。J 有個穩定交往的男友,如同大部分的被想像的完美關係一樣,她很專心地沈浸在這段感情裡。

接著也和大部分的故事發展一樣,J 某天發現自己像是掉了哪個秩序螺絲,有了某個精神出軌或肉體出軌或者根本攪和在一塊也無需分辨哪種比較多的想法,以及機會。

就像妳或許也有過的,譬如是在某次朋友邀約的聚會場合,妳會突然遇到一個渾身散著荷爾蒙氣味的人,像是針對著妳而來,濃烈地讓妳在整場飯局無法專心,只想知道他什麼來歷。(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愛情與生活會背叛你,更要對自己死心踏地

或者庸俗一點的,妳在半醉半醒的夜店舞池裡,因為感官模糊那類的理由,被某個妳也不曾看清楚的陌生人搭上腰際,妳感受到某種極為新鮮的刺激的感動正滋潤妳的生命,以及妳下體無可控制的潮濕。

但大部分的人,會盡量努力地讓這些瞬間悄悄流過。因為大部分的人,害怕破壞「秩序」以後會有自己也無可承擔的後果。我覺得很好,他們懂得自己的能耐。

而 J 恐怕是運氣不好一些。

或者妳可以說她是「咎由自取」–––– J 非但沒有讓自己錯過這些「瞬間」,她反而更進一步積極地想去爭取,讓自己跨過那條線,想看看懸崖底層有什麼。

她下載好幾個交友軟體,用幾天的時間和幾個男人愉快地搭話;她在這些關係裡,非但不怎麼隨性,可能還非常認真。因為她感覺到,在這些虛擬的你來我往裡邊,沒有人在意她的過往與身份,沒有社會責任;她每次打開軟體,身體輕飄飄的,她說的「我想你」不是那個「我想你」,她好快樂,像要宣洩積累的生活那般用力的快樂。(推薦閱讀:【Women’s talk】跟別人聊色就是背叛另一半嗎?)

後來,慾望的火隱隱地燃,終於燃到盡頭。她和其中一個男人約好了旅館的地點與房號。即便這些都是她預期中的,或者說,是她精心安排好的,她還是有點緊張。

叩叩叩,J 進了房門。

他們兩人坐在床邊,乾乾的只是一直傻笑,不知道怎麼做比較淑女比較紳士。還好後來,男人先行扶起她的臉,輕輕地吻,有點生硬。

後來,他們交纏地吻,過度潮濕的兩只舌頭發狂般想填滿彼此,他卸下她的一件式洋裝、前扣式胸罩、粉紅蕾絲底褲;她環抱著他,撫摸他有點粗糙的背部、嘴裡濕澤的酒氣、看他肌膚與骨骼交錯的線條,好陌生,她忍不住想讓他整個人壓在自己身上,她可以有一種被陌生保護及全權佔有的快感。

他們嘗遍各種體位,耗盡整晚的時間,讓性慾流瀉滿地,沾溼旅館的床單及壁沿。

接著有很長一段時間,J 像是生無可戀般地沈溺在這段慾望情緒裡;她時常想念那幾個晚上,想起對方在她耳邊說過的鹹濕對話,幾抹微笑,呻吟,她時常想得心痛,她憐惜自己。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跟隨著自己的情慾,可以抵達的地方,那裡有什麼樣的美好存在。她經歷過許多人沒有看見過的,在那裡,她好像可以很勇敢,可以落落大方,可以溫柔,可以不再對「身為一個女生」感到芥蒂。

她讓自己完全交付自己,而且她在那些房間有的那些懷抱裡,有人疼惜。

她有一點驚訝,她在那樣的情緒裡感受過的真實,超過她過去及往後人生裡的所有親密接觸。

但 J 不知道,她似乎沒有能力讓自己真正自由地做選擇。就在我看著她可以如何回過頭來面對她的「穩定交往關係」時,她卻頓時無能為力,她沒打算分手,也沒有和交友軟體裡的男人繼續約會。

她只是繼續孩子氣地,在慾望退潮之後,待在岸邊,為自己曾經有過的美好激情纏繞。

她繼續牽著男友的手,一晚一晚不怎麼安穩地睡著;不論是主動或者被動或者都有,她漸漸回到秩序裡,接受大部分人接受的生活與價值觀。偶爾,她甚至否認自己曾經讓生命破了一個大洞,在陌生的空氣流進來,那樣的空氣裡都是迷幻興奮劑,她曾安然吸吮。

因為她否認了那段過去,就等同於否認自己。她漸漸忘記自己當初為何而「出軌」,然而,不醒則已,這一清醒,她開始陷入更深的挫折裡。

「我好怕他有一天會發現,我做過的事。」她擔心如果哪天男友知道了,會用什麼樣的言語責備她,他會用分手懲罰她,像是在告訴她「妳做錯了,所以妳已經不值得被愛」。J 甚至用 google 打過關鍵字「背叛男友怎麼辦」搜尋,以為神通廣大的網路科技可以告訴她答案,或者至少讓她找到一個相同的生命體悟。

但她當然什麼也找不到。

她把通訊軟體裡的相關對話一一刪除,把相關人物封鎖,即便她知道男友從不看她的手機,但她不停地想像各種被害情景,讓自己在焦慮裡過活,讓自己保持警戒與清醒。

J 像是有了斷片,或者只是她強迫自己,在消除「證據」之後,她也慢慢不再想起那幾個晚上發生過的事,甚至忘了對方的長相,以及更多其他細節。一直到某次經期,她在清晨清醒時,發現自己的陰蒂腫脹勃起,她感到口乾舌燥難以呼吸;她把右手伸到底褲隔著衛生棉墊想撫摸堅硬的下體,然而棉墊又厚又濕,讓她如何都無法觸碰到那一處痛癢。

她心跳得很快,眼淚和汗水濕透她的面頰、背脊,到每一處床單,她把手伸進棉墊,戳揉和著經血的陰道,一陣一陣,感受到緊縮最終高潮。

她累了,又沈沈睡去。在夢裡,她看見那晚和她上床的陌生男人,她才想起對方是個健身教練,他精壯的腹肌腰身伏在她身上前後蠕動,碩大的手臂可以將她一把舉起,空氣裡都是性慾的氣味。

她想起他全身緊實的肌肉線條,臉頰漲紅發熱,感覺到一陣深刻的羞恥。那是她刻意挑選的,她感覺到自己的齷齪,感覺自己身體裡深刻的獸慾;她在那一刻全都想起來了,她不知道是不是經痛的緣故,就覺得身體有個地方像被利索的器具攪弄,血肉模糊,但總算能緊緊密密地結合在一起了。

J 的慾望之旅到這裡大致結束了。在那一次的夢境之後,她已經不再對男友懷著那麼深的愧疚感,但她仍時常感覺到一顆心懸著,心事未了。

「我現在才知道,我們可以對自己的身體有多陌生。」J 屏氣凝神地說,「因為慾望是一句髒話。」

女孩出軌以後,從殘敗的性教育、刻板成人片,以及道德秩序穩定關係中出軌之後,在充滿髒字的世界裡,載浮載沉,只試著想把過去遺失過的身體情緒,一片片找回、拼湊起來。

外在無聲無息,內裡狂風暴雨。

女人迷七月主題:情慾翻湧,身體盛開

熱浪翻湧,褪下外衣,肌膚大片透出,身體與慾望正在炎夏盛開。

去與自己的身體和情慾相撞吧,誠實使你永保安康!七月主題,帶你看單一的身體審美與情慾樣板之外,更多元的美妙樣態。

那些漂浮著的情慾

》》【Women’s talk】女孩的慾望,總在高潮之後墜落

》》【Women’s talk】前男友,你是否想念我的身體?

》》【Women’s talk】在交友軟體上找愛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