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透過作者黛西的視角,我們看見繩縛的神祕面貌逐漸開展於我們眼前,過程是如何進行?繩模的內心感受、觀者與表演者的互動,情欲高漲的氣氛在室內滿溢,那天,黛西看見了繩縛的疼痛與歡愉。

於新北寓吧舉辦的《禁羈藝術祭—Kinky Festival》,在每月第二、第四個週日下午 3:30 以「禁羈 Kink」為名,展開 BDSM 繩縛、人體穿刺、裸體繪畫、故事劇場等系列演出。4/9上演的「小林繩霧 × 南西《穿紅鞋的女孩》」是我第一次在現場觀看繩縛演出。

圖片來源

週日下午三點半,隱藏在舊公寓裡的「寓吧」如夜晚般昏暗。在吧檯要了一杯義式白蘭地,坐到窗邊的高腳椅上,位子稍嫌擁擠,喝了手上的酒,喉嚨感到一股熱辣。

南西就是這時候出場的,可愛的雙馬尾和紅色洋裝,蹦蹦跳跳來到場中間;小林繩霧隨後出現,來到她身旁,他們做了一場交易,他為她穿上紅鞋,用紅色的繩子綑綁她的身體,她把自己獻給他。(推薦閱讀:窺看 BDSM !給初入禁羈世界的你七大建議

我曾經在日本電影裡看過繩縛表演,夜晚的情色酒吧,兩個女孩自願上台,畫面省略繁瑣的過程,直接來到兩人被懸吊的場景,眼神迷濛,慾望滿漲,無法動彈的身體任由眾人凝視,構成我對繩縛表演最初的想像。

比起喧鬧的不夜城,下午的寓吧裡觀眾們安靜、屏息和壓抑,突然轉熱的四月讓我額頭浮出一層薄薄的汗水。小林用了許多繩子,綁住南西的雙手,勒緊胸部,纏繞腰部、大腿和腳踝,最後把她懸吊到空中,拉下她身上衣服露出乳房,她緩緩地在房間中央旋轉,每個觀眾都和她的臉孔相視而過。

要完成這幅令人遐想的畫面,出乎意料地,過程十分溫柔細膩。過去只看過繩縛完成時的狀態,我也預期那是觀看表演的重點和目的;可是,現場表演關注的其實是「過程」,整場演出小林專注在綁繩的時間很長,而完成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